欄目導航
莊之潔獲江蘇省作文大賽一等獎及其作品-----《假如我是莫言》
發布時間:2012-12-27   點擊:   來源:本站原創   作者:zjc

假如我是莫言2012年江蘇省作文比賽初中組一等獎)

奔牛初級中學    莊之潔

莫言君在2012年榮摘諾獎桂冠,消息一出,舉國歡然。或曰“純文學複興”,或曰“中華文化走向世界”,另有質疑此爲政治陰謀陽謀者層出不窮。各種遷客騷人多淪于此,覽物之情,恐怕所得無異。說來亦奇,這樣一個紅人竟然“莫言”了。這豈不吊衆讀者胃口嗎!于是,借著大賽東風,我還是狂想一把,如果我是莫言,我會……

首先,我會把那個諾貝爾獎的獎牌扔到王水裏去。因爲,就算這是真金,它上面也會有許多偏見帶來的汙點。據說,這金子上有對中國“經濟老大”的恐慌;據說,這金子上有若幹外交成功的秘笈。(喂,日本人,你們可以看這裏!你們可以大肆宣揚“中華文化是個威脅”了!)

其次,我會戴上墨鏡,穿上風衣,跑到書店裏把自己所有寫過的書買下來。我想用一個“在莫言出名以前不知莫言”的誠摯讀者的眼光,來認真探討作家潛意識流中的東西。這完全是那些烏煙瘴氣的教授專家著書立傳的目標。然而我又有不同,我想看看我的那片鄉土中,是否真的土裏有黃金。而我,是否真的是一個優秀的采礦者。不求被理解,但求心安。我想知道我的作品是否真的能被時光細斟慢品,是否隔了流年之後依然色香味俱全。我也想知道它的世界,是否能喚醒那批內心流離失所的浪子,讓他們,不必回來。撕掉腰封,掀開扉頁,這裏有沒有鄉土之魂,鄉土之淚?抑或只是鄉土的燥熱、愚昧和迷惘?到不了的地方叫遠方,回不去的地方叫家鄉。望不斷的夕照中,是否真有那可以安心的黃土?

最後,我將不言後言之。雖然我叫“莫言”,我要爲自己證明,我不是鄉土文學複興者,也不是純文學代言人。不管我的今日輝煌是否照亮了許多文學青年的夢想,也不管諾獎背後的迷霧重重,陰風飒飒,我就是我,我還是我。我不會語言尖刻地諷刺當今時事,我不是韓寒;我不會把金錢世界的一切赤裸裸地展現剖析,我不是郭敬明。所以,膚淺的讀者啊,請原諒我,我不拒絕成爲你們的表率。把你們想說的話,通過我的“權威”的嘴唇來訴說。

然而,我必“言”之,爲生養我的土地,爲哺育我的精神。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真摯的讀者啊,我將會以不同的方式,展現那片你們恐怕只能想象的,肥沃而貧瘠的鄉土。

如果我是真金,我又何必言?

如果我是真金,何不讓一些最真摯的靈魂,仔細理清破敗荒蕪下的脈絡,斷垣殘壁中活著的心跳,剝繭抽絲那中華精神的本源。看見我在土裏活著,在土裏死去。看見我把一切重建,又把一切推翻,眺望我那最迢遙最淒清如霧如煙的燃燒的希望,爲它的孤獨和堅強默默流下眼淚?

偉大,只能被理解,不能被複制。能複制的偉大,就是精神沒有信仰的表現。那不可朽滅的圖騰啊!……

如果,如果這一切成真……

那就符合邏輯了——我不是莫言。

只是,但願有一天,我能找到那片鄉土,那心靈的歸宿,那文學的發祥地,那希望之光。

我堅信,它就在我們每個人心中。祈禱上蒼,讓那文學,那現實中過于浮躁的文學,像找到鄉土那樣回歸吧。

我們在此岸,莫言先生在此岸。衷心希望莫言先生能把文學送到彼岸,抑或是所有的前人,所有的後來者。

彼岸春暖花開,純淨無暇。繁華若落盡,願不見憂傷。


附件

    關閉窗口
    打印文檔
    Copyright @ 2016 常州市新北區奔牛初級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5049474號
    地址:常州市新北區奔牛中天南路61號 技術支持:萬兆科技